何妨

【拟人】百度×谷歌-与转学生恋爱

*为了应付社团作业码出来的首篇拟人文,被lo主从文件夹深处翻出来得以重见天日,属于lo主黑历史,慎入!

*原谅我起名废,题目与正文几乎无关

*百度年下攻×谷歌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属性受

*纯属娱乐,莫要认真,文笔渣不喜勿喷,lo主不接受谈人生

没问题?那就开始咯~

==

1.

“我叫百度,转学生,十四岁,请多关照。”

这是那个转学生说的第一句话。

转学生穿了一身红得要滴血的运动衫,书包斜斜地挂在右肩上。他梳着长长的刘海,发色是罕见的深蓝,遮住了大半个面孔。然而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那双眼睛总是有意无意地往我这边瞟,目光宛如荆棘般刺人,还藏着些我看不懂的东西。

可是不可能看不懂,这个班里,这个学校,没有一个人是我看不懂的。

 

我姓谷,名歌,十六岁,目前正在留级。

因为身高高于这个班级的普遍水准,最后一排中间的位置不管怎么换都会落在我的名下。而事实上,整个最后一排也只有我一个人,直到十五分钟之前还是。

我的同桌,姓百名度,比我小两岁,个子却足有一百八十公分,算是这个班级里唯一能与我比肩的人,十五分钟前他说完他的第一句话之后,就自请坐到我的身边,于是我持续了两年的VIP待遇,彻底被他的到来给打破了。

不是个能让人喜欢的家伙。我悄悄地偏头看他一眼,那双漆黑的瞳子里宛如盛着很深很深的水,即使只是无意地望着前方,也能感受到其中的波涛汹涌。

2.

百度转来我的班级已经三天了,第一天的时候,他和我说了我们之间的第一句话。

“你是有多笨啊初中还会留级?”

——他就是个讨厌的家伙。

我给自己设置“自动屏蔽百度类弹幕”,但那家伙刻薄的声音仍然漏进了我的耳朵。

“一定是上课只知道玩了吧?但初中这么白痴的课程就算是玩也能分分钟拿个一百分吧?”

——我到底招他惹他了啊我!

我愤怒地瞪他一眼。

可那家伙只顾着一边摆弄自己的手机一边讽刺我,没有注意到这怨念满满的一瞥。幸好现在时间还早,要不这家伙的言论要是被其他同学听到了,保准会成为人民公敌被群殴致死的。

比如现在,他已经被拉入我的黑名单了。

“喂……我说你啊,不仅IQ有问题EQ也不及格吗?”

——还是被群殴致死比较好。

我塞上耳机,将目光落在笔记本上。

百度仍吵吵嚷嚷的,但我决定不去理他。今天的工作还没有做完,如果不加快进度的话老板一定会杀气腾腾地出现在我面前。

正想着这些事的时候百度又凑过来了,侧脸挨着我的肩膀,目光斜斜地扫向笔记本上的图形。

“诶……不是初中二年级的水准啊。”他嘟囔着,“这么说来……”

“拜托请你别说话好吗?!”我撑不住了。

百度瞥我一眼,拿起桌上的铅笔开始在我的笔记本上写写画画,他倒是写了一手漂亮的好字,看上去赏心悦目,可于我而言,他毁了我做了三天三夜的工作。

于是,我一拳打在他的脸上。

一拳而已,抵我三天三夜的工作量。我垂下目光,揉着微痛的左手这样想。

百度倒在地上,右边脸颊肿起了一大块,但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了,这种时候仍然在笑。

“啊呀呀,被打了呢。”他笑着说。

——这小子,不是正常人吧,哪有被打了还在笑的?

周围的同学间传来这样的疑问声。

正常人,怎么可能呢。

我早就发现了。

他不是,我也不是。

3.

三个星期。

整整三个星期,那家伙的伤才好。

而从那之后,我们再也没有说过话。

4.

一叶知秋。

家中的仓库我已经很久没有动过了,里面的每件东西上都落满浮灰,只有靠近门口的地方比较干净,放的是我最近两个月收集的资料以及要递交给老板的报告等等,但也已经是过去的事了。我家中信息更新的速度很快,因此哪怕只是一天,对我来说都是过去。

这是一个堆满了我的过去的仓库。

再次打开它是有原因的,因为老板的命令,我需要从中寻找出一份资料,销毁掉。

人类还真是麻烦啊。我在心里嘟囔着,不得已将手伸向那堆脏兮兮的书本。

啪。

随着清脆的响声,一个笔记本从书架上掉了下来,在我脚下摊开。我斜眼看去,上面的内容有些熟悉。

是那天的笔记本。

我打了百度一拳的那天,这个笔记本是我们之间矛盾的导火索。

我还记得那天之后我硬着头皮将被百度涂画过的笔记本交给了老板,因为时间不允许我从头开始。而那天的老板也有些奇怪,看过这份我认为千疮百孔的任务之后,竟然没说什么,只对我说继续努力,那双眼睛里,甚至还有一些我看不懂的惊艳之色。

我弯腰拾起那本笔记,翻到了最后一页。映入眼帘的是百度那手漂亮的宋体小字,杂乱无章地分布在我辛辛苦苦画的设计图上,还有一些随手绘制的图形,似乎是恰好地落在设计图四周。

我意识到了不对劲,因为那几行字中都充满了专业的词语,而且恰好与我正在设计的东西相同,而那些图形虽然笔迹潦草,却填补了我的设计中的空缺。和写下它时的随意正好相反,其内容显得十分认真。

——也就是说,百度那家伙,其实不是笨蛋?

原谅我,我想了好一会儿,也只能得出这个结论。

5.

十一月。

前几天老板从地球不知道哪个角落里发来邮件,内容只有一片空白。我盯着电脑发呆,最后抬手按下Ctrl+A,全选,邮箱空白的背景上骤然出现几个单词。

ByeBye。

再见。

6.

冬天雪落的声音微弱地响着。

我失业了,准确地说,是很快就要。

老板那封仅有六个字母的邮件被我彻底删除,但他的意思十分明确,我要被放弃了。

听说是隔着一个大西洋的那个地方,将要通过一项动议案,而动议案的内容,是要将我的一切权力剥夺,甚至连我这具身体,都要交给别人保管。

我不明白为什么,但我知道那些人是反抗不得的,他们创造了我,给我工作,许我生存,自然也可以轻轻松松地毁灭我。

在那些高高在上的人眼中,我的身体,我的能力,我的思想,我的一切,都只是工具而已。工具是没有权利反抗主人的决定的。

我的一生,也就是这样了吧。被创造,然后被毁灭。

我靠在异国的红色砖墙上,望着飘雪的天空发呆。

“谷歌,是你吗?”

身边传来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

我转过头,盯着那张被刘海遮去一大半的脸。然后缓缓下移……我看到了一身红得要滴出血来的羽绒服,以及随意挎在右肩上的白色书包。

“真是不敢让人恭维的品味啊。”我喃喃着,目光重新落在天空上。

“喂喂喂你说什么?”那家伙又把脸凑过来,右手夸张地在耳边张开,“我听不清!”

他真是和两个多月之前一模一样。那时候他刚刚成为我的同桌,而我打了他一拳。

“没什么。”我随口道,“你为什么会在这里?现在不是放假时间吧。”

“哈?我就说你IQ不行嘛,我是请病假啦病假,一个星期都没去过学校咯,你居然还没发现吗?”百度说完,朝我急匆匆地摆摆手,“我还有事先走了,下周见。”

他离开了,而我继续待在那里愣了一会儿。

下周见……我是不是该说,也许我不会再有那个“下周”了呢?

可远远的望去,那个红衣蓝发的身影已经不见了。

算了算了,权当和平常一样吧。我直起身子,顶着寒风往议会厅走去。没错,和平常一样,我还有无数个明天,还有无数多的未来,我和百度还有约定,我们约定“下周见”。

一定会再见的。

7.

再见的时间,对彼此都很突兀。

我走在街上,身无分文,然后忽然抬起了头,看见那个红衣蓝发的身影出现在我面前。

“喂……谷歌,你还好吧?”他诧异地停下脚步。

我又低下头,微微地笑。那项动议案终于还是通过了,我被彻底扒光了家产,在某个冬天的寒夜里随意丢在街上,绑着手脚,嘴里塞了一块脏兮兮的抹布。

那时候的我,简直像是垃圾一样。

“嗯,我很好。”我这样对他说。

百度用怀疑的目光打量着我,那双眼睛的深处还像我们初见时那样,平静的表面下暗涌着波涛。我坦然地与他对视。

“嗯,真是不错呢……”他笑笑,转身。

“呐,百度。”我叫住了他。

百度转过身,迎接他的,是意料之外的一个吻。落在他唇上那抹冰凉的感觉还带着微微的尘土味,但更加浓郁的是他所熟悉的,谷歌的味道。两人额头相抵,目光纠缠,然而谁也没有说话,任由彼此心底的情绪细滋慢长。

我脸红了,但由于距离太近,我看不到百度的表情。

尽管只是短短的一分钟,这一吻却好像地久天长。我不知道自己离开他时是怎样的一个表情,但可以看到对面的那双眼睛在离我极近的地方慢慢蓄满了笑意,像是在问我要如何收场。那目光是我所熟悉的,曾经讨厌的,也是在决定一切的那一天拯救了我的。

“这是感谢之吻哟。”终于回过神来的我轻松地对他说。

他看着我,只是笑。

“那么,再见了。”我挥挥手,转过身。

8.

我想,也许这次,不会再见了。

==

梗源自真实事件,略有改编:

侵权事件

2014年10月,日本一男子日前因谷歌搜索引擎显示的搜索结果致使自己人格权受到侵害,而要求删除搜索结果,东方地方法院作出暂行处理决定,要求谷歌方面删除部分搜索结果。[58] 

2014年10月11日,针对日本一男子要求谷歌删除部分与自己相关搜索结果一案,该男子的律师透露,谷歌方面表示已在研究法院令其删除的部分,希望该男子暂时不要向法院提起下达制裁金支付命令的申请手续。[58] 

拆分谷歌

2014年11月22日,据国外媒体报道,欧洲议会正准备通过一项动议案,要求拆分谷歌,剥离搜索业务。

该动议案建议将谷歌的搜索引擎与该公司的其他服务分开,以遏制谷歌在高科技行业统治地位,这项动议案获得了欧洲议会两个主要政党——欧洲人民党和社会党的支持。

↑这件事已经过去很久了lo主也不知道结果怎么样但这篇文出现的时候还只是这样

以及谷歌和百度确实没什么关系so全部都是瞎扯的不要在意QWQ

重要的事情再说一遍,lo主不接受谈人生


评论(2)
热度(5)
何妨吟嘯且徐行。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