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妨

【全职/黄乐】拼字

*给妹子@。 的点文

*网文写手paro  CP:黄少天×张佳乐

*如果你在文里看出了攻受无差那并不是巧合√

*关爱冷cp人人有责

食用大丈夫?

GO↓

==

01

荣耀网职业写手群

夜雨声烦 08:00:00

百花缭乱百花缭乱百花缭乱给本少出来!说好的拼字呢说好的爱呢说好的一定会赢过我呢?靠靠靠居然敢放本少鸽子,百花缭乱敢不敢来PKPKPKPK!

夜雨声烦 08:00:07

啊哈哈哈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不出现了,是怕输吧怕输吧怕输吧?啧啧啧君莫笑都跟我说了你跟他拼字拼了四次第二,当之无愧的幸运E啊哈哈哈哈!

夜雨声烦 08:00:25

百花缭乱快出来快出来快出来!今天九点整本少第一更快来拼字!怕输的都是小狗放鸽子的都是小狗!快出来快出来快出来!

·

·

·

以上,是加入荣耀网的所有职业写手每天早晨从八点开始必须经历的日常。

我是一名荣耀网的新人,承蒙前辈们的关照,如今也算是小有名气。

加入荣耀网职业写手这个大圈子之后,我被ID为百花缭乱的大神级写手邀请到职业写手的Q群里,看到群里面的前辈们一边扯皮一边讨论剧情还能一边撕CP,当时尚还有些傲气的我深深感到自己道行尚浅,不由得更坚定了在写网文的道路上努力拼搏的决心……

才怪。

不如说我被这个群折磨得快要疯了。

因为怕错过什么重要通知,我在刚加群的那会一直开着消息提醒,然而以职业写手的手速,那刷屏速度……你懂的。

于是那段时间我每天都痛苦地一边码字一边听着手机叮叮咚咚响个不停,锁屏欢快地一会亮一会暗,刷过的还都是一百多字的超长文段。

大珠小珠落玉盘。

那天我听着提醒音,脑子里忽然蹦出来这么一句。

后来还是那个关照我的前辈,百花缭乱告诉我,群里面一般不会有什么重要通知,关掉提醒音,一切重新脉动回来。

从此以后我摆脱了拿群消息提醒当闹铃和背景音乐的写手生活,不禁对百花缭乱前辈感恩戴德,立为网文圈的第一位偶像。

……

说到百花缭乱,不得不提群里和他十分不对头的另一位写手,夜雨声烦。

夜雨声烦也是网文圈封神的一员,擅长的网游、玄幻小说每一篇的剧情都出人意料,文风多变语言犀利,并且以格外地高产著称。

原本百花缭乱和夜雨声烦也许直到封笔都不会有什么交集,毕竟百花缭乱主战文艺小清新的言情圈子,两位大神怎么看也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然而偏偏就那么奇妙,每天群里夜雨声烦废话刷屏三句不离百花缭乱,百花缭乱偶尔炸毛也都是被夜雨声烦撩拨,不禁让我这个小新人一边窥屏一边一头雾水。

后来实在是好奇得狠了,就心怀忐忑地私戳大神问个究竟。

那时候的我完全没想到,这一问,还让我问出一段不得了的过往。

02

故事的开篇,是一间咖啡厅里两个男人不起眼的相遇。在咖啡厅打工的少年服务生,和成天抱着笔记本窝在咖啡厅里的老顾客,似乎原本,只会有那么浅薄而微不足道的交集,无非就是黄少天给张佳乐端一杯咖啡,他接过去时轻轻的指尖相触,又或是张佳乐抬头,偶然瞥见吧台后少年充满活力的微笑。

本该成为平行线的两个人,却在某个阳光耀眼的午后,悄悄地迎来了彼此之间的第一个交点。

“诶诶诶诶诶?难道说,难道说你就是荣耀网那个写手百花缭乱吗?是吗是吗一定是的对不对?是不是?”

依旧是一次普通的端咖啡的过程,黄少天站在座位边放下张佳乐喜欢的卡布奇诺,微微侧过身去的时候,眼角的余光扫到了张佳乐电脑屏幕的右上角,那个大大的写手ID。

“你知道我?”张佳乐有些发愣,他并不认为以自己的名气,可以在随便哪一个咖啡厅里碰见粉丝。

“当然了当然了!”少年一下子激动起来,双手撑在圆形的咖啡桌上探过头来,整个人几乎要压在张佳乐身上,“百花缭乱嘛!那个喜欢写文艺小说的写手,虽然实在是有点矫情吧但是我可喜欢可喜欢你的文章了,简直……”他似乎一时想不到形容词,“嗯……简直恨不得天天跑到你家里催你更新!说起来你怎么那么懒啊说好的两更说好的三更呢?说好的彩蛋说好的福利呢?”

得,还真是自己的粉丝。张佳乐从来没有应付粉丝的经验,不如说黄少天是自从他开始更新所知道的第一位支持者。其实要说没有也并不是没有,只是评论区里的那些人,全都像是过客一样,偶尔来这里刷一句加油,要么一句坐等更新,一个个陌生的ID出现一次就再也不会回来,想必早已遗忘了在自己的历史记录中还有过一个叫做百花缭乱的写手写的几篇微不足道的小说。

因此他才会有些颓废地,抱着反正也没人看之类自暴自弃的想法,任由庞大而错综复杂的剧情在脑海里生长,却懒得将它们连根拔起植入到空白的文档上。

“那个……”张佳乐局促地往后仰了仰躲开少年太过灼热的目光,“我确实是百花缭乱,很感谢你喜欢我的文章……至于更新,我并不是专职的写手,也还有别的工作,实在是没那么多时间写文……”

 “百花缭乱大大你骗小孩还是骗我呢,哦不对我本来就算是青少年……总之我每天看你下午都窝在这看书打游戏,麻烦你给我科普一下有哪个工作是这么干的让我也好向这个方向努力一下?”黄少天哼了一声,“说白了你就是懒吧?是懒吧?”

“……”被戳中了弱点的张佳乐涨红了脸,在黄少天的注视下不由自主地提高了音量。

“我我我我我是网游高玩不行吗?领工资的!打材料打升级打账号我卖号不行吗?!”

黄少天不屑地瞥了他一眼,又哼了一声,“就你那水平?我看你打游戏看了好多天了。”

……会心一击。

要是他真有那个水平,张佳乐早就不指望写文出名了。

但作为“大人”总得要那么点面子,他扭过头去,也学着黄少天,自认为非常高贵冷艳地,哼了一声。

然后黄少天上演了真人版的捶桌笑。

03

从那以后张佳乐和黄少天陷入了一种奇妙的冷战状态。

还是那间咖啡厅,还是那名笑得灿烂的服务生和每次都点卡布奇诺的老顾客,只是黄少天每次给张佳乐端咖啡,都有意无意地把原本有些甜味的卡布奇诺,弄得像黑咖啡一样苦涩。而张佳乐接过来喝一口,一边强忍着不做出扭曲的面部表情,一边狠狠地瞪他一眼。

当然还有些其他的东西也改变了。

比如说张佳乐在咖啡厅逗留的时间更长了,他开始每天勤奋地更新,百花缭乱之名在荣耀网上渐渐远播,与此同时一名ID为夜雨声烦的用户,永远都是评论区的首杀。

再比如说黄少天开始把暑假作业带到咖啡厅,每天打完工就窝在张佳乐身边的座椅上啃书,手边搁着一杯冒着热气的拿铁,两人一直各做各的事直到傍晚,然后别别扭扭地一起走到车站,分手,各回各家。

甚至连两位当事人也不知道,他们的关系是什么时候发展成这样的,又会在将来变成什么样。但时间却不可能允许他们一直温温吞吞地走下去,慢慢悠悠地思考着对彼此的感情,因为暑假的两个月很快就要结束,黄少天要回学校了。

暑假的最后一天热得吓人,尽管咖啡厅里开足了冷气,空气里还是弥漫着一种闷热的气息。客人寥寥无几,大多数人都急匆匆地推门进来买走一杯咖啡,少有在店里停留几步,偶有几名熟客与服务生寒暄,在空调边上挤作一团,看起来有几分滑稽的意味。

张佳乐坐在离空调很远的落地窗边,像往常一样穿了件轻薄的白衬衫,汗水却仍从他的额头滚落,浸湿了衬衫领口的一角。一杯卡布奇诺放在他鼠标旁十厘米左右的地方,这样既不会妨碍到操作,又能让他在分神的情况下拿起咖啡。这显然是黄少天为数不多的体贴,此时他难得的有些清闲,端着一份加大的果汁冰激凌坐在张佳乐对面,盯着他在键盘上跃动的双手。

不得不承认,张佳乐有一双很漂亮的手,十指纤长、骨节分明,过于白皙的肤色让他的手看起来宛如透明一般,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赏心悦目。那双手因为常年在键盘上工作而在指尖起了一层薄薄的茧,看起来有些凹凸不平,却像美玉上的瑕疵一般,更为整体添了一丝美感。

黄少天早就知道这个人生得漂亮,不仅是手,颜值也是少有的高标准。尤其是码字的时候,神情认真、目光沉静,都说男人专注的时候最好看,黄少天望着他,觉得浑身燥热。

“张佳乐。”他突然开口,叫的是他的名字。

“嗯?”张佳乐抬头,黑亮而清澈的眸子里有惊奇的神色一闪而过——今天是吹了什么风,黄少天也能不说废话了?

被人这么怔怔地一望,黄少天心里似乎有一把火腾地烧了起来。他舔舔干燥的嘴唇,把碍事的电脑合上推到一边,微微起身、前倾,居高临下地盯着张佳乐的眼睛。

“明天我就要回学校了。”他说。

张佳乐心里一紧,又低下头。

“嗯。”

“学期结束之前我不会来这打工,然后大概就是考研究生,也许以后就去别的地方了。”

“嗯。”

“我可能见不到你了。”

张佳乐想说哇嚓咧你以为你是谁我那么想见你啊,想摆出平时高冷的模样来反击回去,但一抬眼就望见面前少年认真得近乎执着的神色,于是复又垂下目光,低低地应声。

“嗯。”

“考研究生学习很忙,我妈说不让我上网,我可能看不了你的更新了。”

“……”

“所以,在这之前……”

“黄少天你有话快说有屁快放,你乐哥我今天更新还没完呢,别耽误事。”张佳乐突然不想听了,他默默地甩甩头收回眼中某种酸涩的东西,扯动嘴角露出一个自认为霸气的笑容。

“我靠张佳乐你个神经病本少好不容易正经一回……”黄少天也立马爆了粗,回过神来才意识到不对,轻咳两声,又换回方才的语气。

“在这之前,我想说……”

“张佳乐,我喜欢你。所以,等我。”

04

张佳乐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当初就那么愣住了,眼睁睁地看着面前那比他小好几岁的少年捧起他的脸,在他的唇上落下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

等他大脑恢复运转的时候太阳几乎落山了,他不记得自己在那里愣了多久,脑海里一片空白,只有少年的话语不停地单曲循环。

他说,我喜欢你,等我。

——真是个任性的小鬼。

张佳乐下意识地像他的小说里那些女主角一样摸了摸自己的嘴唇,那上面仿佛还残留着少年火热的余温。

——连我的意见都不问,就这么单方面地决定了。

——万一我不喜欢他该怎么办啊,报警吗?

张佳乐苦笑起来,收了电脑,将已经冷掉的卡布奇诺一饮而尽。

——不过,算了。

——放心吧,小鬼,我会等着你的。

05

“结束了?”

我在QQ的聊天窗口敲上这几个字。

“那夜雨声烦前辈是怎么变成职业写手的?”

“这个嘛,我也不太清楚。”百花缭乱回复得很快,“总之后来再见到的时候,那家伙一下子扑过来抓住我的肩膀,我还以为他要干什么呢,结果他两眼放光地跟我说,他也开始写小说了。”

“是受前辈的影响?”

“谁知道呢。”百花缭乱发了个耸肩的表情,“我上荣耀网查了查,夜雨声烦写的什么什么网游小说,反响都还不错,比我刚开始那会好多了。”

“那前辈们后来怎么样了?”

“这个嘛……后来他老是在群上大呼小叫的,你也看见了,让我跟他拼字。那家伙其实最清楚我什么时候爱犯懒了,就用这种方法逼我更新,小孩子似的。”

“前辈接受了?”

“当然。其实之前他表白也是,单方面决定以后就做了,我反正也无所谓,那就接受呗。别说那小子还挺积极的,绝对高产啊,连我都拼不过他,那就让他开心开心,也算是达到目的了。”

“现在前辈们这算是……恋人吗?”

“你说呢?”没了下文。

我盯着这条消息看了两秒,想了想发过去一句话。

“我觉得,夜雨声烦前辈,是真心喜欢前辈的。”

窗口静了半晌,跳出来百花缭乱最后发送的,一个微笑的表情。

==








评论(4)
热度(48)
何妨吟嘯且徐行。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