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妨

【全职】捉鬼人-江周篇

*前篇走这里→  伞修篇  喻黄篇  【王乔篇因为授权问题已删文】

  或戳tag、头像

*然而不看前篇也没什么影响√都是独立的小故事啦啦啦w

*来苏一苏江副,正太小周也萌萌哒√

*大约会有OOC,慎

食用大丈夫?

GO↓

==

01

江波涛是春申江的一名水神。

这官职在天界的地位不高不低,不受尊敬亦不被蔑视,因而水神一族传承千载,始终默默无闻。自江波涛接掌春申江这一方水势以来,除却定期必要的巡河布雨,往往在水神府邸里一待就是整日,偶尔拿出私库里收着的金银玉斧到河面上去逗逗丢了铜斧子的毛头小孩,倒也算是极为清闲的差使。

春申江位于九州大陆东南边的沪县,弯弯绕绕曲曲折折,恰好将城市划为东西两部,水质优良、江流稳定,对于水神来说堪称逍遥宝地。江波涛尚未飞升成神时,家乡就在沪县周边的一个小村子里,凭借地利之宜,外加天帝格外偏爱这名年轻聪慧的神官,他得以被派来此处,偷得半生悠游自在。

江波涛不嫌繁杂,到职半日便着手在江底建起了私宅,他仿照民间传说里龙王的住所,用了透光透明,似琉璃、似水晶的材质盖成屋顶,下方正对一张卧榻,若是眼力过人,躺在这榻上睁眼就能望见江面上的人物风光。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许是因为生活太过单调无聊,又许是对人类某种特殊的好奇心作祟,江波涛习惯于每天例行工作后,卧在榻上欣赏江边打水、浣衣、戏水、吟诗、幽会、跳江的男女老少。

当然,没有人能看见他,也没有人能感受到来自江底的他的目光。江波涛发现,尽管那些人都站在江边,却没有哪一个,是真正注视着江水的。

直到有一天,远远的隔着透亮的水波,他的目光,和一双漆黑的眸子对上了。

他想,果然世间有那么一种相识,叫做不期而遇。

02

“嗨。”

江波涛浮上江面,大大方方地在周泽楷面前显出身形。

白衣小童吓了一跳,抬起头惊恐地盯着他。

“我叫江波涛,是这里的水神。”

江波涛踏着水面走到岸上,蹲在周泽楷面前,笑眯眯地摸了摸他的头。

“我知道你,是下游村子里的周泽楷吧?我认识你娘亲,二十年前她没出嫁的时候,总是和小伙伴一块来我这玩呢。”

听到是认识自己母亲的人,周泽楷像其他小孩子一样,脸上明显地露出松懈的神情。他乖巧地任由江波涛抚摸自己的发顶,一边点点头,嗯了一声。

果然小孩子就是好说话啊。江波涛想起上一次他在人类面前出现,那书生看起来超凡脱俗淡定自若,却惊得一个趔趄摔到江里被水流冲走,大约是死了。

“你刚才往江里看,是在看什么呢?”

江波涛随手幻出一块蜜糖塞进周泽楷嘴里,问道。

小孩子含着甜滋滋的玩意儿,眼角眉梢都欣喜地上扬起来,他大约很少吃到这种城市里才有的奢侈品,眼神里一会惊讶一会满足,望向江波涛的时候,也立刻流露出亲切的意味。

“嗯……江。”

“嗯?”

江波涛一瞬间以为他在叫自己,但很快明白了他的意思。

“你是说,你在看江?”

“嗯……江里……鱼,水草。”周泽楷的目光悄悄地往水神身上一瞥,腼腆地微笑起来,“还有,你。”

03

有了第一次交谈,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江波涛与周泽楷相熟起来,似乎是极为水到渠成的一件事。

他们的相会常常是在月朗星稀的夜晚,春申江被月光染成柔柔的银色,倒映着江边的树影、人影,朦朦胧胧的,煞是好看。

江流东岸的柳树上,江波涛喜欢倚在结实的枝杈间,怀里搂着小小的周泽楷,给他讲这千百年里江边发生的各种各样的故事,和在江边流连过的各种各样的人。

比如十几年前游过江面的富贵人家的画舫里抚琴的公子,比如在这里浣了十年纱却被皇上看中钦点入宫的布衣女子,再比如他上一次现身时,那个喜欢吟诗作哦却不小心坠江而死的倒霉书生。

有时候他的故事也不仅限于此,他偶尔还会给周泽楷讲天界大将军与点灯女仙的桃色八卦、岸边林子里树精和花妖闲极无聊的打赌,又或者是不知从哪里听闻的,长安城里疯传的捉鬼李家与一只女鬼的爱恨纠葛。

周泽楷喜欢听江波涛讲故事,毛茸茸的脑袋总是凑在他的胸口,一双灵动的大眼睛认真地望着江面。他的个子长高了不少,性格却还是内敛而羞涩,安安静静地听完一个故事,只回答一句轻轻的“嗯”,江波涛却总能明白周泽楷的意思,开心地捏捏他的脸颊,说小周喜欢就好,然后把人往怀里搂好,继续讲下一个故事。

偶然有一天周泽楷拉拉他的衣角,低声说,如果能一直和江在一起就好了。大约是很少说这样长的字句,借着月光江波涛看清了少年白皙的颊上漂亮的红晕,不禁微笑起来。他像往日那样揉着周泽楷的发顶,说是啊,要是能一直和小周在一起,就再好不过了。

04

江波涛一直和周泽楷在一起。

他看着他从软萌的小正太长成俊朗的少年郎,再看着他一天一天衰弱下去,白发苍苍。

而他自己容颜未老,一如当年初见的模样。

那天他扶着老人坐在江边,轻声在他耳边讲完最后一个故事。

他说,我想要一直和小周在一起,可是,小周是会老的啊。

睡吧,睡吧。他像哄孩子一样拍了拍老人的背。

靠在他肩头的老人缓慢点点头,合上了双眼。

“小周,明天起床去学堂,可要迟到了哟。”

江波涛小心地捏捏老人布满皱纹的脸颊,抬起衣袖,悄悄地擦了下眼角。

尾声

“后来,我辞去了春申江水神的职务,云游四海找到小周的转世。”江波涛微笑着说道,“可是凡人与神明相见,本身就乱了命数。小周的转世命都不长,尽管我已经尽量避而不见,还是没有能活过二十四岁的。”

李轩嗯了一声,下笔飞快,将江波涛说的话记录下来。

“为此我甚至去人间的算命先生那里打听续命之法,天界也找遍了,最后是你们李家的老祖宗找到了我。”江波涛像是为了配合他,语速特意放慢下来,“李家家主对我说,放弃神明之身,以人类的身份,好好地与他相处一世吧。”

“因为他的话,才有了这一世轮回战队的周泽楷和江波涛。”轮回副队瞥向会客室另一边,乖巧地听着他与李轩的对话的周泽楷,眼神温柔得几乎要化开来,“你看,小周一直健健康康的,这一回一定能度过那个劫数吧。”

“我爱小周。”江波涛一点也不避讳地握住周泽楷的手,“而且我发现……”

李轩默默地放下笔,戴上了墨镜。

“怎么说呢,感觉作为神明守他一世,不如作为人类,陪他共度一生。”

“即使两人最后都要面临死亡,但我想,下一世,我们一定也会一直在一起吧。”

“因为,早在我和小周相遇的第一世,就已经约好了啊。”

==

评论
热度(30)
何妨吟嘯且徐行。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