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妨

*如图

*非常OOC,大约是意识流

*说是临静其实是攻受无差√

食用大丈夫?

GO↓

==

01

国中一年级的时候,折原临也在自家阳台上捡到了一把刀。

那是一把普通的折刀,黑色的刀柄,银色的刀刃,在开学的那天早晨莫名其妙地躺在窗台上,也不知是谁放的。

于是临也走过去捡起,大拇指扣在刀刃上的圆孔里,有些生涩地将折刀打开。

手感不错。他的手掌完美地与刀身的弧度相契合,入手微凉。

清晨的阳光透过纱质的窗帘,恰巧打在折刀刀刃靠根部的地方。临也眯起眼,去看方才有异光一闪而过的地方。

“静”。

一把折刀也会有刀铭之类的东西么。临也在心中无聊地想道,随手将折刀揣进校服的口袋里。客厅那边舞流高声招呼着他去吃早饭,临也应了一句,最后一次从穿衣镜中审视自己的着装。

来神学园。他默念着学校名字,拎起书包走到客厅。

“临也哥,发生什么事了吗?”

“嗯......?”

两个令人头疼的折原家妹妹各自叼着一片面包,抬起头含糊地问道。

“没有哦,一切都很正常。”临也笑着坐下,右手却揣在兜里,指腹缓缓地摩挲刀柄的纹路。

02

也许一生中每个人都有那么几个冲动的时刻。

理智、道德,一切都因为某些原因被彻底抛弃。

这种时候的人类,冷静的弦彻底崩断,他们的举动往往会引起一些匪夷所思的事件。 

当异常遇上异常,任何人伦、常理都无法用于评判他们的行为,正常人与怪物,本来就不处在同一个世界。

新罗。奈仓。

临也的右手握着折刀,不断重复着开合的轮回。

静。他在心中呼唤着刀的名字。

请让我......变得更加强大吧。

03

“临——也——君——哟——”

池袋人来人往的街道上,一根巨大的路牌在众目睽睽之下从半空中飞了过去。

折原临也握紧袖中的折刀,远远地望着街道另一头那仿佛是他天生的宿敌的男人。

金色短发、黑白酒保服。

还是那种一看就腻了的打扮。

从高中起就没有变过的人类......不对,是怪物。

临也将折刀打开,刀尖指向静雄。

“啊咧~小静,几个月不见,你怎么还没死啊?”

“该死的是你吧,死跳蚤!”

自动售货机被举了起来,在人群中发出的阵阵惊叫中,笔直地朝临也飞了过来。

为什么人类中会混进小静这样的怪物啊。临也厌烦地冷笑着,侧身灵巧地避开了飞来的庞然大物。他在街道边堆积的杂物上借力跳向空中,折刀锐利的锋刃带着他自身的体重,狠狠地刺向静雄的身体。

“刺啦”一声轻响,酒保服白色的衬衫被划开,里面那具坚韧的身体上,却只留下一道轻巧的白痕。

“啧。”静雄的怒火被完全挑起,各种各样不可思议的东西在他手中都变为强有力的武器,接连不断地朝临也身上砸来。

“小静,你变弱了呢~”临也轻松地躲开所有攻击,“嘛,不陪你玩了,小静你要是想死的话,可以去新宿找我哟~”

话音刚落, 穿着黑色连帽绒衫的男子消失在街边的胡同中。

今天也是池袋日常的一天。 

==

【咳......我知道99%的人一定没有看懂所以来解释一下√
首先北京卷作文题目《深入灵魂的热爱》其实是让写一个物体,所以临也热爱的其实是那把刀==
基本上就是一个拟物的梗,临也想要变强,所以那把折刀“静”就让他遇见了静雄,彼此在战斗中成长什么的x
静雄的设定是折刀的刀灵,这样说大概会好一点√
所以其实并没有提到热爱什么的,如果按作文来算绝对算是跑题......
但是临也和他的刀是真爱!小静和自动售货机是真爱!←误】 

评论
热度(6)
何妨吟嘯且徐行。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