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妨

【全职/叶王】美人何处寻

*给 @薏晓 的生贺,生快!

*CP:叶修×王杰希,江湖设定,题目随手

*复健除草,短小,大写的OOC

*可能有bug

*看完了告诉你们还爱我!!!(一巴掌

==

杭州有三好,龙井、西湖、美人俏。

可这三样在王杰希眼里,就是喝不起、水太脏和死人妖。

当今江湖上鼎鼎有名的西湖佳人他只见过一次,那时候他不惜千里迢迢从紫禁城的地界赶到这吴越之地来,满怀期待地敲开嘉世府的大门,刚提了那美人的名字,就被嘉世府的掌事老板瞪了一眼,高声叫了句,“送客!”

王杰希慌了,紧张地看着大堂角落里忽然出现的四名伙计,握着佩剑的手心都出了汗。他远赴杭州的时候不过十七八岁年纪,早听说嘉世府高手如林,还有位匿名高手深藏不露,一路上都多加防备,却不想一问起美人,就触了这武林大家的霉头。

“住、住手!”他抽出剑来,雪白的剑身在阳光中闪闪发亮,“我此次来寻这位叶美人,并无意与诸位高手过招,还请各自收手,让美人亲自定夺可好?”

老板陶轩抬手制止了四位伙计,看向他的眼神有些怪异,“你当真要见?”

“当真!”

日后的王杰希无数次想一剑削死当时的自己。

那四位伙计的其中之一领着他去见那位他心心念念的美人。这伙计生了一副儒雅的面孔,目光在他身上打了个转,缓声问,“少侠看上去不似寻常子弟,某斗胆,敢请教少侠高姓大名?”

“不敢、不敢。”他忙拱手道,“在下来自京城,姓王,名杰希。”

“原来是微草门下的新星,失敬、失敬。”那伙计亦抱拳回了个礼,“我叫吴雪峰,算是你要见的这位叶美人——”他嘴角的笑容有些扭曲,“抱歉、抱歉。叶美人同我熟得很,要我说啊,这美貌不过虚名,还真不值得你舟车劳顿、大老远地跑一趟来。”

少年王杰希天真地摇了摇头,“叶美人芳名远播,如此佳人,定是要见上一见的。”

“哈——少侠好志向。”吴雪峰拍了拍他的肩膀,露出一种怜悯的表情,“咳、好了,这儿就是那位——叶美人的居处了,接下来你自己去见他便是。”

“多谢公子。”王杰希被他笑得心里发毛,却不能失了礼数。待吴雪峰离开,这才转过身来,打量着这座颇为别致的庭院。

庭院坐落在嘉世府的西面,素雅的青瓦白墙,大门上朱红的漆还是不久前刷的,镀金的兽首门环威风凛凛,流露着低调的威仪。隔着院墙隐约可见院里的凉亭的尖顶,四四方方的亭子,棱上的脊兽雕工古拙,自有一番端庄大气。更引人注目的是庭院中央的二层小楼,几乎是全木质的结构,房梁立柱上隐隐刻了花纹,连屋顶的石瓦都细细雕琢着图案,想必就是那位美人的居所了。

王杰希深吸一口气,把手按在门上。正当他准备敲门的时候,身旁的院墙上却传来一声问候。

“哟,这不是微草的那谁吗?今儿个怎么有雅兴来我嘉世府做客啊?”

王杰希循声望去,只见那人一身黑衣,披散着及腰长发,一条腿曲在身前,一条腿搭在墙头晃悠,嘴里还叼着根草,懒洋洋地低头看着他。

“你——”到嘴边的话尽数噎在喉咙里。那人纵身一跃进了院子,绕到门那头来,给王杰希开了条缝。

“进来啊。”他道。

王杰希站在门口犹豫不决。在他的设想中,应当是一位沉默寡言的仆从来应他的叫门,随后引他入室,在厅前等上一盏茶的功夫,美人才梳洗完毕,裹着香风姗姗来迟。可现在,他被一个看上去是小贼的人放进门内,偏偏这人他还认识,印象深刻得很。

他想起来前几个月在微草发生的事。面前这人是微草门下疗伤圣手方士谦的旧识,据传是江湖上有名的武林高手,人称“斗神”。那日他远赴京城办事,顺道来微草蹭顿吃喝,席间方士谦乘兴拉来了王杰希,半醉不醉地告诉他,这是我们微草的下任掌门。王杰希记得那时候叶秋眯起眼看他,眼神里说不清是什么感觉,最后忽然露出个闲闲的笑容,伸出手与他的握了握。

“叶秋,请多关照。”

“王杰希。”

如今在嘉世府与他重逢,不知该说是偶然,还是缘分。

“嘉世这边可是我的地盘,说吧,你要找谁?”叶秋把王杰希领进了凉亭,倚在美人靠上,津津有味地咬着那根长草。

“我……”王杰希一时说不出口。待叶秋转过脸来盯着他看了一会儿,这才不自在地把目光挪开,道,“我在师门曾听闻这西湖旁有位鼎鼎著名的美人,现下正在这嘉世府中,便不远千里,欲得之一见。”

“哦?若说是美人,便是沐橙了吧。”叶秋倒也没嘲笑他,反而装模作样地替他盘算起来,“别说是嘉世府里,就是江湖上,沐橙芳名远播也是不奇怪的。”

“不是。”王杰希摇摇头,“苏姑娘我曾有幸见过,与传闻里那位并不相符。”

“那是?”见王杰希欲言又止,叶秋又接话道,“我嘉世府里本就女子稀少,若称得上美人,那必得是颇有姿色的。”

“那传闻里说——”王杰希看着他,“美人姓叶。”

“噗。”那草根被吐了出来,叶秋咳了半天,像是被口水呛到了,“——美人姓叶,可当真?”

“当真。”

叶秋又缓了缓劲才平静下来,深吸口气,郑重地看着他,“据我所知——”

王杰希也紧张起来,“怎么?”

“这嘉世府里,只有一人姓叶。”他严肃地点点头,嘴角却忍不住抽了一下。

“是何人?”

“自然是你面前的——”叶秋指了指自己,“我。”

王杰希瞪大了眼睛。

“咳,小王你别瞪,我看着难受。”叶秋干笑了两声,“但确确实实,是我。”他看着王杰希一脸受到伤害的表情,于心不忍,“大抵是传闻出了些差错。”

王杰希无言。他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出嘉世府的,只记得堂前老板陶轩和之前那位叫吴雪峰的伙计,看他的眼神里实打实都是同情。

那一年,还是少年的王杰希第一次对叶秋,尤其是对当时还叫叶秋的叶修产生了莫大的阴影。

一见美人误终生——却不是这么误的。

 

第二次——严格来说是第三次见到叶修,是在蓝雨寺的清谈会上。

蓝雨寺住持喻文州和王杰希是发小,他和寺里还俗的高僧黄少天亦是旧友,每每蓝雨主办清谈会,会上总少不了王杰希的身影。

“今天有位贵客来访。”喻文州端起茶杯啜饮一口,“是江湖上有名的大侠,我想介绍你们二位认识,你意下如何?”

王杰希正翻着喻文州珍藏的手卷,闻言道,“喻住持有心,在下自然不会推辞。却不知这位大侠,姓甚名谁,是何许人也?”

“大侠姓叶,名修。”喻文州放下茶盏,“少天与他颇为熟稔,这也是他的意思。”

王杰希只觉得这名字在哪听过, 当下也没有在意,一边收好典籍,递还给喻文州。

“请喻住持代我谢过黄道长。”

“无需多礼。”喻文州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待随着喻文州见到那位大侠的时候,王杰希才意识到他先前那个笑容的深意。

叶修靠在窗边,还是懒洋洋的没个正形,因着来参加清谈会,服饰好歹正式了一些,偏偏那身刺金绣银的雪白长袍仍掩不了他的逍遥闲散,不像是来论道,倒像来游山玩水的了。

“又见面了。”王杰希拱手行礼。

“是啊,这回却不是来寻美人的了。”叶修拢了个松松的揖,看着他笑。

“叶大侠好记性。”王杰希不动声色,“可我记得,我来见的是一位姓叶名修的大侠。”

“假名嘛——也不算假的,叶秋是我那个掌管家业的弟弟的名字。”

“叶修却不如叶秋的名字声势大。”

“刚复出,没几个人知道嘛。”

“我听闻,你与蓝雨寺的黄道长熟悉得很?”

“年轻人,活泼好动,有趣得很。”叶修望向窗外,沉默了一会儿,忽然道,“我们逃吧。”

“什么?”王杰希被他这冷不丁的一句惊得发愣。

“去后山玩玩,别参加清谈会了。”

“可——”

“喻文州,和那个小道长,都不会介意的。”叶修耸了耸肩,“他们知道我就是来凑个数,这种论道的事还怕少个人么。”

“这不合礼数。”

“别担心。”说着这话叶修一撑手翻身到了窗外,逆着阳光朝王杰希勾勾手,“来啊。”

王杰希默了默,还是随他一起走了出去。

季节早已过了盛夏,天气虽仍燥热得很,在蓝雨寺所处的这种深山里,却也能感到一股凉意。枝上的绿叶泛起微颓的暗黄,树下浅草堪堪能没过脚面,草尖已是干枯易碎的麦黄。王杰希跟着叶修一路往后山走去,路上与诸多道友擦肩而过,个个看着他眼生敬意,倒是不曾为叶修驻目片刻。想来是叶修还叫叶秋的时候尚未像如今这样在江湖上频频露面,年轻些的江湖中人,大抵只听过他斗神的名号。

“为何?”眼见着人烟愈发稀少,王杰希不由放慢了脚步。

“清谈会太过无趣,又有个有趣的小家伙嘴上不说,心里却无奈得很。”

被叫做小家伙,王杰希也不恼,“不,我是问,为什么离开嘉世?”

叶修沉默了一下,只说了七个字,“道不同不相为谋。”

 

蓝雨的后山有一处奇景,名曰蝴蝶泉。这蝴蝶泉原先不过是普普通通的一眼清泉,后来不知是何人在泉边栽了大片鲜花,其中更有被称为仙风玉露的珍奇品种,惹来了大群蝴蝶在此驻扎,日日绕着泉眼盘旋飞舞,其绚烂姿色,好像泉边那些花儿都飞到了空中似的。

王杰希年少时还是个贪美爱玩的性子,来蓝雨次数多了,和黄少天混得颇熟,两人一同翘了早课窜到后山,就躺在这蝴蝶泉边上扯闲谈天。偶尔半路上遇见喻文州,黄少天就游说他同他们一道,三个人脱了衣裤扑进水里,周身彩蝶缭绕,好似神仙般的快活。

如今他同叶修一起重游故地,心境与少年时代,却是大大不同了。

“你来过?”王杰希看着叶修。

叶修摇摇头,“当年想来的时候缠着老魏带路,可老魏又不是什么有情趣的人——后来少天缠着我要带我来这,我却又不想去了。”

“真可惜。”王杰希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学着少年时的样子躺在泉边,望着被夕阳染成橘红的天空发呆。叶修在他旁边躺下来,嘴里叼着根草,没看天,却扭过头来看他。

“王杰希。”叶修叫了一声,又改口道,“大眼。”

王杰希好气又好笑,“做什么?”

那边却没了回声。王杰希坐起身,低头看向叶修,却见这位武功高强的大侠此时毫无戒备地躺在他身旁,睡着了。

王杰希又躺回原处,心却跳得厉害。泉边的蝴蝶大都散了,傍晚花香袭人。天色黯淡,深蓝的夜幕上星子点点,四周静得吓人。他扭头就能看到蓝雨寺那边昏黄的灯火,想来此时大堂里正高谈阔论,说不定黄少天还在舌战群儒呢。他无声地笑。

王杰希不记得叶修睡了多久,他又躺在他身边清醒了多久。他只记得蓝雨寺的灯火灭了,夜渐深了,空气里开始有冷气涌动。滴滴凝结的露水贴着皮肤,竟已是有些秋意的寒凉。这样下去许是要风寒的。王杰希想,站起来,蹲下轻轻晃着叶修的肩。

“叶修。”他低声唤道。

睡梦中的人皱起了眉。

“叶修。”

“……”

“叶修。”

“……”

“叶修!”

“……”

王杰希叹了口气。

他脱下外袍盖在叶修身上,双臂枕在脑后,合上双眼。

因而他没有注意到,身边的人悄悄翻了个身,面向他睁开眼,愉快地笑了。

 

蓝雨清谈会的第二日,江湖上流传出兴欣阁代号君莫笑的侠士本名叶修,与前段时日销声匿迹的前嘉世府高手叶秋是为同一人;而这位叶修身手高强,却是个断袖。

“这种传闻到底想让人关注什么……还真是难说。”叶修借着友好来访的名义赖在微草蹭吃蹭喝,还蹭了王杰希房里唯一一张软榻,懒洋洋地躺在上面义愤填膺,“况且之前还传我是美人呢,现在——啧啧啧,这美人又是个断袖了?”

王杰希面无表情,“你若是再待在我房里一整天,估计微草上下也都认定你是个断袖了。”他指指自己,“还有我。”

叶修在榻上翻了个身,屈肘支着下巴,望着王杰希调笑,“微草门主和兴欣阁主暗通款曲狼狈为奸,这江湖还不知会乱成什么样。”

“不会乱的。”王杰希瞥了他一眼,“最多就是我们乱棍把你打出微草,宣布我的清白罢了。”

不理会叶修嘟嘟囔囔着“你们打得过吗”,王杰希又道,“说吧,你这回来微草,又是想干什么?”

“你真想知道?”叶修笑嘻嘻地看着他。

王杰希扭过头去,“反正就是借钱借材料,要么就是想从我们这儿挖几个人去呗。”

“非也,非也。”叶修竖起食指摇了摇,“啧……你当真要听?”

“当真。”

叶修看着他,笑得一脸暧昧。

“我来微草,自然是来寻美人的。”

==

评论(9)
热度(90)
何妨吟嘯且徐行。

关注的博客